坐在福州路边的那个老人,等看懂他的书法,估计你也老了

“记得1973年,我才11岁,走过福州路时,经常会看到赵冷月先生在他沿街面的房子门前坐着。”韩天衡美术馆首任馆长、书法家朱晓东在“赵冷月书法精品展”举办前夕,回忆起他小时候印象中的大书法家赵冷月先生。

■赵冷月先生

“月耀金陵 —-赵冷月书法精品展”将于9月12日在江苏省美术馆开幕,此次展览是在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,由中国书法家协会、上海市书法家协会、江苏省书法家协会联合主办,南京十竹斋艺术品投资公司、赵冷月书法教育基金会承办的,以展现建国以来海派书法艺术在观念性表达方面的传承与创新成果。

赵冷月先生(1915—2002),别署缺圆斋,晚号晦翁。浙江嘉兴人,1950年移居上海。曾任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、上海市文史馆馆员。生前出版有《赵冷月墨迹选》、《赵冷月八旬书法集》、《当代书法家精品集 — 赵冷月卷》等多种。

赵冷月先生初从晋唐楷、行法度,于各类书体无不穷究其递变之迹。中年后转学汉隶北碑,尤勤于《张黑女墓志》、《郑文公碑》、《龙门二十品》、《张迁碑》等。自谓“博采众长,遍临百家”。至晚年形成臻于神化的笔墨风格,达至无为而无不为的境界。

■赵冷月先生作品

朱晓东回忆说,上世纪70年代的上海书坛,有三个厉害的人物,胡问遂、任政,还有一个就是赵冷月,前两位还是走的传统一路,但是赵冷月先生却在晚年提出了“松绑”艺术观。他的作品开始寻求自我,大胆突破。

朱晓东记得当时中日书法开始有了交流,对中国书法界震动很大。因为日本书道很喜欢大幅的单字书法,而且作品的装裱水平远胜于中国。当时中国书法家普遍缺钱,买张好一点的宣纸都不太舍得用,而日本书法家往往是囤了满柜子的好纸。

观念和视野上的刷新给赵冷月先生带来巨大启示,他开始在创作中力求“破法”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变法,其书法创作风格的丰富、多变在现代书家中无出其右。

■赵冷月先生作品

赵冷月先生的书法创作生涯长达70多年,他晚年的变法作品圈外人和年轻人很少看得懂,认为怪异,哪里像书法,但行家们却不由得从心底里佩服。

赵冷月先生对于传统经典艺术有着深厚的积淀,并对流行书法庸俗化倾向作出过各种反驳,由此对当代书法发挥了引领作用。

■赵冷月先生作品

他说,书法艺术有一定标准,什么标准?接受和积蓄古人优秀的传统多,但不是依样画瓢,更不是将字写规整了便好。真正的书法家要具有创作个性,越强烈越好,要有自己的面目,当然这种面目不能是刻意做作的结果;作品要有更丰富的变化,有浓郁的韵味,或平淡天真、或清纯雅致、或雄强奇崛,这便是标准。

■赵冷月先生作品

赵冷月先生的这番话,放到现在的书坛还是一针见血。

赵冷月先生的晚年作品在书法界也曾受质疑,但在30年后的今天,他的书法却有了无数追随者,对中国当代书法创作带来巨大的影响。

对于他晚年书风的奂然而变,这是从数千年传统碑版艺术中的萃取,与自己书法个性的最佳契合,达到了海派书法史上的一个新高度,因此,他是上海书坛的骄傲。

来源:周到上海       作者:詹皓